闲话【凌烟阁】:天子不馋绝色美女的个中缘由
2020-04-07 16:32:49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         闲话【凌烟阁】天子不馋绝色美女的个中缘由

事情发生在唐贞观二年(公元628年)。

隋朝有个廷中传令官叫郑仁基,他生了个如花似玉的闺女。

时间来到唐朝,郑女正值二八妙龄,出落得更加漂亮,用史家的话表述,叫“容色绝姝”。就是一个稀世罕见的无与伦比的绝代佳人。

 太宗皇帝的文德长孙皇后,贤淑为古今所称道。当时呢,作为原配的她,其实并不算老,甚至较民间所谓的“徐娘”,还有着相当一段距离,压根谈不上色衰爱弛。何况李世民身边本来也不仅仅只有她一个女人。可这位深谙妇道谨守女则的正宫娘娘,向来知冷知热善解人意,她知晓,再把自己捧在手心里的男人,也免不了嘴馋。

郑家有女初长成、颜色倾国又倾城的讯息,传到了长孙皇后的耳朵里。这样的绝世美女,谁最有资格消受呢?当然是天下之共主、俺家的老公李世民了!

皇后随之付诸行动,将郑女寻访并招进宫来,然后找到丈夫太宗皇帝,恳请其留郑女做嫔妃。皇后的美意,皇帝怎好拒绝,此等好事,李世民自然是顺坡赶驴,当即答应聘郑女为九嫔之一的充华。

发聘书的过程中,出现了一点情况。皇帝册封的诏书已然起草发出,只是颁诏的人动作慢,尚在送达到郑女的途中,事情被爱管闲事的魏征知道了。也不知这魏征个人有包打听的能耐,还是构筑着自己的情报系统,反正《贞观政要》是这样白纸黑字记载的:“魏征闻其已许嫁陆氏,方遽进而言。”哈,这家伙消息真灵通,他居然很快打听出郑女早已许配给了一个姓陆的人家,只是尚未成婚。

这下他有事可干了。魏征急忙进宫,拦下了即将送达的诏书,直言面谏太宗。

魏征谏阻太宗的原话,文辞优美而富有哲理:“陛下为人父母,抚爱百姓,当忧其所忧,乐其所乐。自古有道之主,以百姓之心为心,故君子处台榭,则欲民有栋宇之安;食膏粱,则欲民无饥寒之患;顾嫔御,则欲民有室家之欢。此人主之常道也。今郑氏之女,久已许人,陛下取之不疑,无所顾问,播之四海,岂为民父母之道乎?臣传闻虽或未的,然恐亏损圣德,情不敢隐。君举必所书,所愿特留神虑。”

魏征这段话的中心意思是,古来圣明的天子,他自己住高台琼楼,同时想着老百姓有个土房瓦屋安身;他自己顿顿山珍海味,也惦记老百姓不要饿肚子;他自己美女成群左拥右抱,也希望老百姓能娶上媳妇品尝人伦快乐。郑女已经许配给了姓陆的小伙,属于名花有主,陛下你这事恐怕欠考虑。

言下之意,皇帝你有那么多女人,就不要再与百姓争食了吧!

这里有个前提,就是“郑氏之女,久已许人”,郑家姑娘已经许配了人家。如果缺了这个前提,魏征的话则不能成立。

我们先看太宗皇帝的反应。听罢魏征劝说,李世民大为吃惊——朕不知道郑女许配陆家之事,没人告诉朕有这回事呀!他当即手谕魏征,狠狠地自责了一番,命令即刻收回前诏,停止郑女的册封,将其马上送还给姓陆的那个小伙子。《贞观政要.卷二.直谏》全文想要表达的中心意思,就是太宗皇帝的这个宁舍美色而虚心纳谏的明主形象。

从这个主旨讲,郑女早已许人的这个前提是必须要有的,否则太宗的宽容纳言不与民争风吃醋就站不住脚了。遗憾的是,当时连太宗身边的股肱,都好些人没有弄明白天子的意图,差点把天子与诤臣魏征联手表演的一出好戏搅黄。

左仆射房玄龄、中书令温彦博、礼部尚书王珪加上御史大夫韦挺四人,颇不识趣地入朝对皇帝讲:“女适陆氏,无显然之状。”郑女许配陆家,没有确凿的证据嘛!

不仅如此,四位又请来了事件最重要的当事人,即魏征口中那个郑女许配的姓陆的小伙子。小伙子上表自白道:“某父康在日,与郑家往还,时相赠遗资财,初无婚姻交涉亲戚。”家父陆康在世时,与郑家是有往来,而且还相互以钱财互赠,但当初两家并未提及儿女婚姻。小伙子在这里明言,他父亲与郑叔叔关系是好,两家是来往密切互相帮助,但绝对都没俺俩婚约。没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何来婚约?进而他坚定地说:“外人不知,妄有此说。”外人不了解情况,凭猜测乱讲!

 剧情照此发展下去,太宗的宽宏大量就失去了台基,难道真地让一出正剧演砸?

 魏征是梨园高手,李世民更是个老戏骨,这两位联手,怎么可能让一出好戏落魄收场呢?!

 陆家小伙的证言,一时让事情僵持。这如何是好呢?太宗问魏征。

魏征戏搭得很到位,他说,以我看,他们是把陛下您与平庸的太上皇等量齐观。太宗问,此话怎讲?魏征道,当年太上皇刚平定京城,就强占了辛处俭的娇妻,把他撵得远远的去做了个小县官,就这辛处俭仍天天恐惧不安,总担心自己脑袋不保。那陆爽(请注意,这里《贞观政要》明确提到陆姓小伙的名字)跟当年的辛处俭一个心理,他认为陛下您眼下让他,将来难免会找个借口杀了他,所以才极力地表白说与郑女毫无关系。

太宗说,原来是这么回事呀,那朕就让全天下的人都清楚地看看朕的坦荡,彻底地放心!于是以公开透明的文字发布通告:“今郑氏之女,先已受人礼聘,前出文书之日,事不详审,此乃朕之不是,亦为有司之过。授充华者宜停!”今日听说郑家女子,早已接受了人家的聘礼,所以,朕之前发诏书册封她,明显是是个失误,事情没搞清楚,这是朕的不对,有关部门也有责任。现郑重明告国人,郑女归还原许约的陆爽,授予她充华的事自然也就不复存在,即日取消。钦此!

如此一演绎,诤臣魏征劝天子礼让绝代佳人于民间小生的戏,就圆满收场了。

其实,细查史籍,《贞观政要》明确点出的这个叫陆爽的,隋文帝开皇十一年五十三岁上就已经死了,与郑女隔朝隔代隔年月,两人之交集,纯属关公战秦琼。至于后人以此段文字,断言太宗皇帝之不好色,似亦未必恰当。在李世民的女人里,并不乏其父皇辛处俭娇妻一类的人物,比如李珉之妻韦珪,后来就做了他的韦贵妃,其堂妹韦尼子与之同时入天策上将(李渊为李世民专设)帐中,据说当时天策上将府不仅这一对堂姐妹,简直是丽色无边、争奇斗艳。

当然话分两头,一小段风马牛样的低级杜撰,并不会掩盖一代明君唐宗的英明与伟大;再者,为了教人以大德,史家做些适当的虚构,也未尝不可。而至于魏征是不是真地就能劝住皇帝馋嘴,放弃一个举世无双的美女,已经不重要了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